首页 > 经典剧本 > 正文

《我们的荆轲》剧本
2012-12-18 09:40:26   来源:钟山文学双月刊   点击:

"荆轲刺秦"是个流传了上千年的古老故事,当代人却不断地赋予它新意,描绘出自己心目中的刺秦故事,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张艺谋、陈凯歌便是如此。

剧中人物:

  荆 轲——侠士,三十余岁。

  高渐离——侠士,善击筑,四十余岁。

  秦舞阳——侠士,二十余岁。

  狗 屠——四十余岁。

  田 光——侠士,七十余岁。

  丹  ——燕国太子。

  燕 姬——太子宠姬,二十余岁。

  樊於期——秦国叛将,四十余岁。

  秦 王——三十余岁。

  秦宫侍卫数人。

  太子丹随从数人。

第一节:成 义

  【屠狗坊中。

  【墙上悬挂着几张狗皮,地上铺着一片草席,席中有一矮几。高渐离和秦舞阳席地而坐(其姿势是双膝着地,臀部压在小腿上)。高渐离击筑(似琴有弦,以竹击之),曲声激越 。

  【舞台一侧摆着一张粗陋的条案。狗屠立在案后,手持大刀,剁着狗肉。

  秦舞阳 (用现代时髦青年腔调)这里是什么地方?人艺小剧场?否!两千三百多年前,这里是燕国的都城。

  狗 屠 (停止剁肉,用现代人腔调)你"丫"应该说,两千三百多年前,这里是燕国都城里最有名的一家屠狗坊。

  高渐离 (边击筑边用现代腔调唱着)没有亲戚当大官~~没有兄弟做大款~~没有哥们是大腕~~要想出名难上难~~咱只好醉生梦死度华年~~

  秦舞阳 我说老高,您就甭醉生梦死度华年了。打起精神来,好好演戏,这场戏演好了,没准您就出大名了。

  高渐离 怎么,这就入戏了吗?

  狗 屠 入戏了!

  【台上人精神一振,进入了戏剧状态。

  高渐离 荆轲呢?今天说好了要演练剑术的,他怎么还不来?

  狗 屠 "丫"刚才托田光田老爷子家那个小厮送信来,说要去拜访一个从齐国来的著名侠士孟孙,不能来了。

  秦舞阳 他总是这样,每到一地,就提着小磨香油和绿豆粉丝去拜访名人。哪里有名人,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高渐离 登龙有术啊,但无可厚非。出名之心,人皆有之嘛。(以左手之竹指着秦舞阳)你不想出名吗?(右手之竹指着狗屠)你不想出名吗?

  秦舞阳 但他老兄的剑术的确还差那么一点火候。他去拜访赵国的盖聂盖大侠,谈书论剑,漏洞百出,盖大侠懒得开口,怒目视之,咱们的荆兄就灰溜溜地逃跑了。

  高渐离 荆兄还是有过人之处,要不田老爷子也不会赏识他。

  秦舞阳 田老爷子,一个老糊涂嘛!他这一辈子,既没有为民除过暴,又没有替君锄过奸,更没为朋友两肋插过刀,怎么就唿隆出这般大的名声?俨然是一个侠士领袖。凡是想在燕京侠坛立腕扬名的,必须去拜他的码头,溜他的沟子。(按剑而跽——直腰,臀部离开小腿)被这样的老混蛋赏识,还不如与他血战而死!

  狗 屠 看人家得宠眼热了吧?嫉妒了吧?荆轲是我们的朋友,他待你"丫"不薄,小秦。

  秦舞阳 我不是眼热,更不是嫉妒,我是不服,我是愤世嫉俗!荆轲是我们的朋友,他被老爷子赏识,我们替他高兴,也为他可惜。没听人家说吗?"田氏门下,尽是鼠窃狗偷之徒。"即便他田光赏识我,我还不赏识他呢!我可不愿意与那些拍马溜须、沽名钓誉的家伙同流合污,我说的对不对?渐离兄?

  高渐离 舞阳兄少年气盛,勇气逼人,即便不被老爷子赏识,出名也是早晚的事。

  秦舞阳 妈的燕京,就是欺负外地人。你到俺们那地场去打听打听,提起秦舞阳这三个字,上到白发老翁,下到黄口小儿,哪个不知?谁人不晓?俺十三岁那年,为了解救一个被恶霸强占的少女,就手持宝剑,冲进恶霸家院,如入无人之境。俺手刃狂徒,解救了少女,还给她的父母,成就了少年侠士之名……

  狗 屠 (以屠刀剁响案板)哎哎哎,秦舞阳,前天你"丫"说是十六岁时手刃狂徒,解救少女,怎么刚过去两天,就成了十三岁了?

  秦舞阳  (语塞片刻)前天我说的是虚岁,虚岁,懂吗?

  狗 屠 你"丫"这虚岁也虚得多了一点吧?

  秦舞阳 我们那地方就是这么个算法。

  狗 屠 你前天还说那少女的父母要把她许配给你做妻室——

  秦舞阳 俺秦舞阳当时虽然年少无知,但也还算是知书达理,怎么能趁人之危——

  狗 屠 这也算不上是趁人之危,这叫搂草打兔子——一举两得。

  秦舞阳 你把俺看成了什么东西?施恩不图报,这是侠义之士的基本准则。俺秦舞阳要是娶那少女为妻,岂不成了一个放债渔利的小人?

  狗 屠 可我听人说你"丫"还是到那少女家去睡了三夜,然后不辞而别。

  秦舞阳 (恼羞成怒,从席上跃起,拔剑)你这个污人清白的狗屠!我要和你决斗!

  【秦舞阳一剑劈去,狗屠用屠刀格住剑锋。

  狗 屠 就让俺用这剁狗肉的屠刀,试试你这侠士的剑锋。

  高渐离 (跳起来,拔出宝剑,挑开二人的刀剑)君子动口不动手吗,自家兄弟,何必刀剑相向?

  【秦舞阳悻悻地插剑入鞘,余怒未消地回到席上坐下。

  高渐离 (对狗屠)您老兄的嘴巴也尖刻了些,舞阳兄弟少说了几岁,又有何妨?眼下这个社会,又有几个人的岁数是真的?

  秦舞阳 秦舞阳十三岁仗剑杀人,在俺那地方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不信你就去调查 !

  狗 屠 我吃饱了撑得我?你即便说你三岁就杀人,干我屁事?我只是听不惯这些虚谎之言。侠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君子耳闻谎言,当面揭穿。我当不了侠士,但要当个君子 。

  高渐离 屠兄,冲着您这番豪言壮语,您也算是一个侠士。

  狗 屠 嗨,怎么一转眼之间,出来了这么多的义士、侠士?连我这个杀狗卖肉的,竟然也成了侠士?

  高渐离 芝兰开放在深谷,大侠隐身于屠坊。此即所谓"英雄不问出身"也。

  狗 屠 我还是安心杀我的狗吧,要是我也成了侠士,背上一把破剑,满大街溜达,那你们连个吹牛喝酒的地方都没有了。

  高渐离 屠兄,真正的大侠,是不必佩剑的;就像真正的大乐师,不必动手去击筑。剑在意中,曲在心中。

  狗 屠 您既佩剑又击筑,这说明您既不是真正的大侠,也不是真正的大乐师?

  高渐离 剑术与音乐,至大精深,深邃无比。若非天才,虽穷毕生精力,也难登堂奥。渐离粗陋不才,于这两项,略通皮毛而已。所以这剑还是要佩的,这筑,也还是要击的。

  狗 屠 那您就心平气和吧,喝几杯老酒,吃几块狗肉,击击筑,唱唱曲,发发牢骚,挺好吗!

  高渐离 屠兄所言极是。

  【荆轲摇摇晃晃地上,已经半醉。

  秦舞阳 (讥讽地)大侠来了。

  荆 轲 (哼唱)世人皆浊兮我独清~~世人皆醉兮我独醒~~

  秦舞阳 (旁白:舌头根子都硬了,还"独醒"呢!)荆兄,见到那位齐国大侠了吗?

  荆 轲 一个行将入木的老朽……不值得为他浪费唾沫……

  秦舞阳 多半是碰钉子了吧?想那齐国大侠孟孙,名播四海,连太子殿下都将他视为上宾,在国宾馆设盛宴招待。我猜想荆兄连大门都没进就被侍卫给轰出来了吧?

  荆 轲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也!

  狗 屠 荆轲先生,您就别转了,跟我们说说那齐国大侠的风采,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高渐离 是啊,荆兄,说说晋见情况。那孟孙,早年曾在孟尝君门下为客,拜大名鼎鼎、无车弹铗的冯*?为师,虽无大功垂诸青史,但也是我们侠士一道里硕果仅存的老前辈了。

  荆 轲 徒有虚名耳,徒有虚名!如果不是可怜他那把子年纪,我真要把这口唾沫—— 啐到他的脸上!

  秦舞阳 太子殿下敬重的人,不会如此不堪吧?

  荆 轲 太子?太子是看在他风烛残年、远道而来的分上,给他个面子而已。没想到他 竟然做张做势地充起大爷来了。(醉意全消)渐离兄,依我看,这侠士一道,也用不着真才 实学,只要是出自名门,再攀附上一个权贵,招上一批徒弟,上午去相府喝茶,晚上去豪门 赴宴,就这样混上几年,你不想成大侠都不行。

  秦舞阳 荆兄正在走着的,不就是这样一条道路吗?

  【荆轲按剑怒视秦舞阳。

  高渐离 (和解地)二位二位,都是自家兄弟,嘴下留德,免伤和气。(转向荆轲)荆兄,我等兄弟,虽然比不上古之大侠,但肚子里还是有些货色。方今乱世,只要是真英雄, 总会有用武之地。习得屠龙艺,货与帝王家;让我们耐心等待时机来临吧。屠兄,给我们煮上三条狗腿,温上三卮老酒,让我们畅饮畅谈,大快朵颐!

  秦舞阳 这才是正经事儿。

  【场后高喊:田大侠到——!

  【众人慌忙离席站起,貌极恭顺。

  田 光 荆卿,荆卿在吗?

  荆 轲 田先生,荆轲在此。

  田 光 好啊,你在这里。(目光掠过高渐离)高渐离,高先生,您也在。

  高渐离 晚生不敢承当如此尊称。

  田 光 (目光盯住秦舞阳)秦舞阳,秦先生。

  秦舞阳 (弯腰鞠躬)田先生……老前辈……您折煞俺也。

  田 光 (注目狗屠)还有您,狗屠兄,近日生意可好?

  狗 屠 (受宠若惊地)托您老人家的福,还好。他们三位知道,小子也是个性情中人 ,做这个小生意,为得是朋友们聚谈方便……

  田 光 好,好,都是侠义之士吗!站着干什么?坐,都坐。

  【众人坐下。

  【狗屠端上酒肉。

  高渐离 久不见先生之面,犹禾苗盼望甘霖。今日先生屈尊下降这屠狗之坊,定有高见 教谕我等,愿洗耳听先生金玉之言。

  田 光 (喝酒,长叹一声)虎老了,不食人也!

  高渐离 先生老当益壮,我辈虽然年轻,也难挡先生剑锋。

  秦舞阳 先生剑术,已达炉火纯青境界,万马千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耳 。

  田 光 (悲凉地大笑几声)什么老当益壮,什么炉火纯青,小高,小秦,你们是在拍我的马屁,心中还不定怎么想呢!

  高渐离 我们心中也是这样想的。再说,尊重老人,是我们燕国的美好传统。

  秦舞阳 老先生是国家的栋梁,我们再努力三十年,也难望先生项背。

  田 光 荆卿,你是怎么想的?

  荆 轲 荆轲客居燕国,承蒙先生错爱,赏我衣食,赐我居所。我不知燕国有国王和太子,只知燕国有先生。

  田 光 (对高与秦)你们听到了吧?这才是一个侠士该说的话。夫侠者,大也。高风亮节,不堕流俗。上不谄权贵,下不欺妇婴。受人涓滴之恩,便当涌泉相报。施人再造之德 ,即刻忘记干净。剑者,意也,颐指气使,杀人而不动声色。袖中乾坤,夺国而不动刀兵。 侠义之士,急公好义,扶危济困,虽肝脑涂地而不足惜也。(越说越激动,从坐席上一跃而起)侠义之士,忍辱负重,卧薪尝胆,虽饥寒交迫而不堕青云之志,等待天降大任,犹如潜龙在深渊,只待霹雷一声,直上青云……

  【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荆轲上前,殷勤地为他捶背。

  高渐离 先生的话,道出了侠与剑的精髓。

  秦舞阳 小子回去就刻到墙上,时时诵读。

  田 光 (喘息着)我田光胸怀吞吐云梦之志,身具屠龙搏虎之技,苦苦等待了四十年,等待着这发扬光大我侠道剑术的时机,今天,时机到了,但我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田光沮丧地跪在席上。

  【众人关切地上前问讯。

  田 光 (环顾众人)你们,都是荆卿的朋友吗?

  众 人 是的,我们是荆兄的亲密朋友。

  田 光 你们知道我们侠士的朋友之道吗?

  众 人 请先生赐教。

  田 光 朋友者,可同生共死之人也。

  众 人 谨遵先生教诲。

  田 光 荆卿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能对荆卿说的话,就可以对你们说。你们能够保守秘密吗?

  众 人 我们都是守口如瓶之人。

  田 光 荆卿啊,今日太子殿下派车把我接到宫中,屏退左右,对我说:"先生啊,燕秦两国,誓不两立。秦王亡我之心不死,三五年内,必将对我燕国发起进攻。愿先生为我留意。"(观察众人的反应)我对太子殿下说:"殿下啊,骐骥盛壮之时,一日可奔驰千里,至其衰老,劣马先之。臣就是这样一匹老了的骐骥啊。"太子问我:"国内侠士之中,何人可用?"(打量众人,荆轲低眉垂首)我对太子说:"荆轲可用!" 

  【众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荆轲。

  荆 轲 (直身深拜)承蒙先生错爱,只恐荆轲才疏学浅,剑术不精,难当大任。

  田 光 俗言曰:"一架篱笆三根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指点众人)他们三人,都是你的帮手啊!

  众 人 愿辅佐荆卿,完成太子殿下重托。

  田 光 临别时,太子殿下对我说:"先生,适才所言,是国家大事,望先生不要泄漏 。"太子这样说,说明他对我还是不够信任啊!

  高渐离 如此大事,自当慎之又慎,先生多疑了。

  田 光 太子所言,另有深意也。

  【众人面面相觑。

  田 光 荆卿,你知道太子的意思吗?

  荆 轲 先生……

  田 光 直说无妨。

  荆 轲 太子给了先生一个成就一世英名的机会。

  田 光 知我者,荆卿也。(仰天长叹)可惜我空怀绝技,不能亲赴秦宫取秦王首级以谢太子殿下知遇之恩,只能舍身成义,以求节侠之名。荆卿,我死之后,你速去宫中见太子,接受任务,并代我言明心志。荆卿啊,你要知道,古往今来,有多少身怀奇技、胸有大志的仁人侠士,在苦苦等待着大展鸿图的良机,但最后却像碌碌无为的庸人一样,老死在穷乡僻壤,荒村野店。而又有多少酒囊饭袋,龌龊小人,被推上了历史的舞台,头上戴着谄媚者献上的花冠,身上披着肤浅女人用虚荣心织成的锦缎,进行着丑恶的表演。既有英雄的素质,又得到了证明自己的机会,这可是命运的垂青啊,荆卿,你要仔细啊!你要慎思啊!你不要辜负了我这颗白发苍苍的头颅啊,荆卿!(伸出戴着铜指甲的右手,猛地抓住了荆轲的胳膊)你要像我抓住你的胳膊一样,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抓而不紧,等于不抓,要抓到肉里,抓到骨里!我死之后,你把这副指甲取下来,还给燕姬。她是太子殿下的宠爱之人,出入相随,形影不离。这副指甲,是三年前她对我的赏赐。她让我用这副指甲吃鱼吃肉,将养身体,预备着为太子干一件大事。但没想到,仅仅三年,我就老得骨质疏松,行动不便,遗憾啊遗憾,可惜啊可惜。(剧烈咳嗽,高渐离、秦舞阳、狗屠上前为他揉胸捶背)还有你们,你们三位,都要审时度势,好自为之,搭一艘顺风船,借一次幸运光,成就你们的侠义之名,不要像我一样,借一个并不充分的理由,用自刎的方式,成就这配角的名声。倚着槐树穿绿袄啊,秃头跟着月光走,各位,拜托了!

  【田光饮剑自刎。

  众 人 先生……

  荆 轲 (从田光手上取下指甲,冷冷地)先生求仁得仁,圆满了!

第二节:受 命

  【太子宫中。

  【舞台上摆设笨重朴拙,色彩以黑、红为主。

  【舞台一侧置一秦王偶像,开场时以红布遮蔽。

  【太子跪坐席上,一个侍女为其整理衣冠,燕姬托铜镜为其照容。

  【台后传呼:荆轲先生到——

  太 子 有请!

  【太子立起,迎到台口。退行引导荆轲至舞台中央坐席旁。

  太 子 (跪下,用衣袖拂拭坐席)先生请。

  荆 轲 (就坐,长跪深拜)殿下如此多礼,荆轲诚惶诚恐。

  太 子 久闻荆卿大名,今日得见,果然是气韵生动,头角峥嵘,名不虚传也!

  荆 轲 (再拜)荆轲乃卫国一介寒士,乞食于贵国,殿下过誉之词,荆轲实不敢当。

  太 子 荆卿过燕数年,没能登门拜望,有失东道之礼,还望先生宽恕。

  荆 轲 鄙人多得田先生照应,衣食丰足,已经深领贵国礼贤下士之风。

  太 子 田先生为燕国留住了人中之龙,昨日本宫已经深表谢意。田先生怎么没来?

  荆 轲 先生已经舍身成义了。

  太 子 (做惊愕状)为什么?

  荆 轲 殿下,先生说:"侠士一举一动,俱要光明磊落,不使人心生疑窦。殿下临别之时,特别叮嘱,'方才所言,系国家大事,望先生幸勿泄漏。'这是殿下疑我也。"先生因此自刎,向殿下表明心志。

  太 子 (在坐席上膝行数圈,以手捶地,号啕大哭)先生啊先生,您误解了本宫的意思了啊……您是国之栋梁,丹之师长,本宫不信任您,还有谁值得信任啊……丹寡才少德,竟然得到先生这样的厚报,受之有愧啊受之有愧……先生啊,您撒手而去,国有疑难,让我去问谁啊?……先生啊,您死了,丹也活不长久了啊……
    相关热词搜索:我们的荆轲 人艺

上一篇:以色列版《安魂曲》剧本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