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坛百家 > 正文

韩杰:新导演之“囧”
2012-08-28 09:34:39   来源:中国经营报_中国经营网   点击:

《都市囧人》是一部针对当下的戏,国家话剧院不是普通的戏剧工作室,我们的戏要有着自己的艺术价值与审美,这是一部轻喜剧,我们追求的是让观众在剧院里的笑声更有质量、更百感交集一些。

  年轻人喜欢一个艺术家,喜欢一个导演很重要,会从他那获得很多养份。也许有一天你不喜欢了,但这个过程很重要。 
 
  新春伊始,舞台剧市场的争夺进入白热化,各家都抢着把一年的重头戏挤进这一档期。作为中国话剧的最高代表之一 ——国家话剧院,在春节期间隆重推出了复排戏《都市囧人》,此前该剧出自国家话剧院重量级导演查明哲之手,而这次,国家话剧院把机会留给了青年新锐导演韩杰。
 
  问:《都市囧人》并不是一部新戏,你是第三任导演,如何排出新意来?
 
  韩杰:《都市囧人》是一部针对当下的戏,国家话剧院不是普通的戏剧工作室,我们的戏要有着自己的艺术价值与审美,这是一部轻喜剧,我们追求的是让观众在剧院里的笑声更有质量、更百感交集一些。
 
  一版版复排是希望能够加进去一些新鲜的元素——文学元素、喜剧元素,希望该剧更加贴近当下的时代,把喜剧上的灰尘擦掉,重新唤醒这个作品的活力,我期待和观众在剧场里做最好的沟通,能引起观众在情感上、思想上的共鸣。
 
  问:近年来舞台剧中搞笑剧占了多数,很多剧社认为观众走进剧院就是放松,笑,不用留下什么思考,但是这肯定不符合国家话剧院的艺术追求。《都市囧人》这部轻喜剧如何保持艺术水准和思想深度?
 
  韩杰:排演喜剧,考虑喜剧所有的创作规律的同时,肯定会区别于那些都市恶搞剧,那些剧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文学价值,剧院选择这部剧作为新春演出很慎重,不仅是因为喜剧好卖票,而是考虑到它感染观众的价值。
 
  我相信任何一个经典剧作,不管是国内的还是西方的,在今天演出就只能演给今天的观众,引起今天观众情感上和思想上的共鸣。所以任何戏剧导演只有把握了今天时代的矛盾才能更好地解释剧作中所有的矛盾,这是剧院排《都市囧人》的初衷。
 
  问:国家话剧院在该戏的第三轮演出中增加了一些商业化的元素,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韩杰:艺术商业化无可厚非,关键是如何不丢掉本质,戏剧最大的魅力来自于戏剧文学的力量,没有文学的力量就算来1万个明星、把好莱坞明星全请来也白搭,只要抓住戏剧文学的本质,我认为不怕商业化。
 
  中国戏剧包括电影的问题不是出现在广告植入上,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编剧导演。作家群集体的式微,导致了我们的戏剧遇到了很多危机,商业的结合不是大问题,关键是根在哪儿?没有很纯正的戏剧文学的根基,任何一场演出价值都不会太大。
 
  问:今天的舞台剧丰富多彩,诸多的戏中既有前辈作品,也有同辈、后辈的作品,这些作品你最喜欢哪部?
 
  韩杰:《青春禁忌游戏》。剧本一度创作是前苏联剧作家,到二度创作,在今天的舞台中都是弥足珍贵的。《青春禁忌游戏》给我的感觉是传统现实主义的那种扎实,批判现实主义的那种魅力,好久不见突然看见了很震撼。
 
  年轻人喜欢一个艺术家,喜欢一个导演很重要,会从他那获得很多养份。也许有一天你不喜欢了,但这个过程很重要。我认为艺术家也需要追星,追逐他的审美趣味。那位“星”的审美触动你,在那个阶段完成了自我提升,查明哲导演就给了我这种感觉。《死无葬身之地》、《青春禁忌游戏》两部戏,让我知道了一个现实主义的导演的追求。他认为表演是戏剧根本中的根本,没有现实主义的表演,戏剧会遇到很多问题,让我认识到这点就足够了。
 
  问:你说做话剧需要点骄傲,但是这点骄傲却无法满足你的“温饱”,还去做电视剧的编剧、导演,你怎么看话剧与电视剧?
 
  韩杰:无论是舞台剧还是电视剧,我都喜欢跟当下生活接近的东西。电视剧是戏剧的外延,有了这样的尝试,才感觉到舞台的可贵,舞台是最具审美价值的。
 
  如何选择话剧与电视剧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作为我们这一代导演,是有所准备的。来剧院工作像家一样,家里有千万个不如意,依然是家,是我们真正实现最终艺术追求的地方。在外面获得更多生活资料,回到剧院很纯粹地做事,我们甚至不会看自己的工资卡里每个月剧院给我们开多少钱。(朱耘)
    相关热词搜索:韩杰

上一篇:王晓鹰:导演越剧我很“残酷 ”
下一篇:《欲望花园》导演韩杰坐末排当普通观众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