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坛漫话 > 正文

“尘埃”一粒入梦来 谈徐棻版川剧《尘埃落定》
2014-06-17 10:34:08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用徐棻自己的话来讲,她一直在“做梦”。而在他人看来,如若非要将这个“梦”的概念引入徐棻的创作生涯,那么几十年来,徐棻“梦”出了川剧舞台上久演不衰的一部又一部经典作品,也“梦”出了近日于成都两轮上演且反响颇佳的新编川剧《尘埃落定》。

川剧《尘埃落定》剧照
川剧《尘埃落定》剧照
 
  年逾八十的剧作家徐棻宝刀不老,仍在写戏。
 
   用徐棻自己的话来讲,她一直在“做梦”。而在他人看来,如若非要将这个“梦”的概念引入徐棻的创作生涯,那么几十年来,徐棻“梦”出了川剧舞台上久演不衰的一部又一部经典作品,也“梦”出了近日于成都两轮上演且反响颇佳的新编川剧《尘埃落定》。
 
  当年,阿来以独特的视角将一个发生在康巴藏族地区的故事和一段古老民族在历史前进中的沧桑历程,浓缩在小说《尘埃落定》中。这部曾荣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为多种艺术载体提供了精神资源,诸多艺术家先后将目光投向这部神秘而厚重的作品。
 
  徐棻在她的“梦”中,邂逅了这部小说。她以戏曲作家的独特感觉,把《尘埃落定》由洋洋洒洒几十万字的小说,压缩成为在两小时内呈现给观众的川剧。在川剧中,生动鲜活的人物、扣人心弦的人物关系以及人物与周遭大环境的多种冲突、土司制度与奴隶之间的尖锐矛盾,都通过有限的戏剧舞台时空传达给了观众。
 
  此次改编,徐棻选择与小说保持一致,以“傻子”为川剧主角,充分调动川剧特有手段,突出表现主要人物傻子和周遭人物的关系,着力刻画傻子、卓玛、哥哥、老土司、太太等主要人物的个性特征。可以说川剧中开篇的4句唱词便道出了该剧发展的主要脉络:“古老的康巴高原,土司和奴隶代代相传。寨墙隔断了人们的视线,只有一个傻子看到了明天。”
 
  是的,徐棻将笔力集中在这个“看到了明天”的傻子身上。川剧开幕后不久,麦其土司家的哥哥、老土司、傻子3个男人围绕俘获回来的汪波家数十位奴隶俘虏处置问题,产生分歧。哥哥、老土司都认为土司叫奴隶死,奴隶不得不死;于心不忍的傻子在父兄面前为奴隶们求情。可想而知,傻子的求情以失败告终,随之而来的是枪声与鲜血。这让傻子害怕,也让傻子提出了“我在哪里?我是谁?”的疑问,紧接着又问了一连串的“为什么”。徐棻通过不长的篇幅勾勒出了傻子的与众不同,在严酷而残忍的土司制度之下,麦其土司家的小少爷傻子却为着与他毫不相干的俘虏之死深深伤心。傻子人性之善初见端倪。也正因为这善良,使得他与当时大环境格格不入,道清了他为何被称为傻子。
 
  幸好,傻子身边还有一个懂他的卓玛,这是麦其家最美丽的女奴,专门侍奉他。在此后的人物关系推进过程中,卓玛起着重要作用。卓玛心甘情愿疼爱着傻子,她心中的傻子“不傻不傻,只是爱想事儿”。二人在罂粟花海中的一段对唱,二人相挽着走向花海深处的一幕,将情到浓时的美好情绪传递得淋漓尽致。
 
  可傻子的幸福来得并不长久,一来哥哥垂涎卓玛美貌,二来老土司不允许傻儿子身边有一个聪明的女奴,这不利于儿子们团结。卓玛被老土司派去做苦力奴,她发出了“奴隶、土司,土司、奴隶,身份差天壤,一样都世袭”的喟叹,为后来傻子萌发要当土司提供了逻辑依据。
 
   戏到此处,徐棻功力便愈发显现——傻子与卓玛正是土司阶级与奴隶阶级的代表,土司制度给予卓玛的残暴与无情,激怒了傻子,从而导致了傻子发出了“我要我的奴隶都是自由人”的呼唤。也正是缘于卓玛这条线索的不断推进,才有了傻子逐渐变聪慧而与哥哥的激烈冲突,才有了对塔娜的移情,才有了想做土司的愿望,才有了最后面临“红汉人”“白汉人”之争时,毫不犹豫选择支持“红汉人”的举动——因为“红汉人”让他的卓玛成为了他所向往的“自由人”。最终,人物的命运无不与当时的康巴藏族的命运紧紧相连,土司制度随着“红汉人”的到来而瓦解,官寨坍塌,奴隶获得自由。
 
  川剧中傻子、卓玛感情线的设置,大大突破了小说中的人物关系,这是徐棻根据川剧特点做出的大胆剪裁编织,徐棻《尘埃落定》这个“梦”做得天马行空,极为自如。
 
  “梦”的自如,也体现在徐棻充分运用了舞台假定性进行叙事。
 
  众所周知,传统戏曲的结构是以人物的上下场分场,而川剧《尘埃落定》前面被冠以“无场次”三字,观演中不难发现,它的时空转换自由极了,演出节奏明快,戏的容量较之传统戏曲有所扩大。如剧中有这样的情节:台沿一侧出现光束,全身裹黑的复仇人在光束中并面向观众高呼麦其土司;与此同时,台沿另一侧出现光束,麦其土司在其中与复仇人进行对话。伴随对话的结束,两束光收起,另外一段戏开始,与此并无直接关联。充满影视感的细节在剧中还有多次出现,徐棻将戏曲的写意程式和影视的镜头转换相结合,或可称得上高度自由下的创作。正是徐棻对舞台假定性恰到好处的灵活运用,使川剧《尘埃落定》较之长篇小说,容量上并不示弱,且戏曲所独有的高度凝练与直观灵动尤为突出。
 
  徐棻敢于做这个“尘埃梦”,大概还与她长期合作的表演“梦之队”有关。川剧《尘埃落定》由成都市川剧研究院创排,数年前,徐棻正是从这个剧院退休。近年来,她为该剧院写下的《红梅记》、《欲海狂潮》、《马前泼水》等作品,无一例外都成为了川剧舞台上常演不衰的精品,上述剧中的主要演员陈巧茹、王超、孙普协、王玉梅等诸位都是成都市川剧研究院的梅花奖得主,此处且将他们称为徐棻剧作的表演“梦之队”。
 
  此次川剧《尘埃落定》中,傻子被王超完成得惟妙惟肖,无论从对人物心理、性格的拿捏上,还是身段的处理上,抑或是将高腔的古朴与康巴藏族歌曲的自由无羁融汇表达的把握上,都不温不火;陈巧茹一人塑造了反差极大的两个角色,女奴卓玛和土司千金塔娜在她的诠释下清清楚楚;孙普协把哥哥的又凶又恶、刚愎自用传达得极为自然;王玉梅身为剧中独唱,用她的天籁之音声动全场。该剧中,除去几位梅花奖演员,其他演员也都风格独具,相当出彩,如蔡少波饰演的特派员一出场就扭转了舞台气氛,马丽塑造的土司二太太嬉笑怒骂性格鲜明,王厚盛塑造的老土司气场强大。所以,徐棻一直敢“梦”,也有她的充分理由。
    相关热词搜索:川剧 尘埃

上一篇:戏剧教育应从娃娃抓起
下一篇:演艺论语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