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坛漫话 > 正文

甬剧《筑梦》:大厦起兮国魄昭立
2014-07-01 09:00:13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宁波商帮是至今仍然活跃在世界舞台的中国传统商帮,其500年来愈走愈强的传奇一直为世人所关注。但是这个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产生过众多影响中国历史发展伟大人物的群体,在舞台艺术上的展现却为数甚少,而宁波商人本身内敛、低调的作风也让他们的许多事迹不太为世人所知。

  《筑梦》将几代宁波帮共同的情怀搬上舞台
 
  宁波商帮是至今仍然活跃在世界舞台的中国传统商帮,其500年来愈走愈强的传奇一直为世人所关注。但是这个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产生过众多影响中国历史发展伟大人物的群体,在舞台艺术上的展现却为数甚少,而宁波商人本身内敛、低调的作风也让他们的许多事迹不太为世人所知。《筑梦》主人公沈三江的原型沈祝三就是这样一位人物。这位出生于浙江鄞县的泥瓦匠,曾是上个世纪初武汉叱咤风云的人物,他所创建的汉协盛营厂所造的房子,几乎支撑了汉口老房子的半壁江山:璇宫饭店、同丰里、德林公寓、信义公所大楼、汉口总商会等。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坐落于武汉珞珈山的武汉大学,这一既体现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又引入西方的罗马式、拜占庭式建筑式样,把对称式的传统格局和现代风格和谐地结合的建筑群,已经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宁波市演艺集团董事长邹建红曾锁定过好几个宁波帮商人的题材,最终确定将这位怀实业救国与教育救国梦于一身的宁波建筑商沈祝三搬上舞台。一方面是因为沈祝三的苦心经营创造了经典,成就了宁波帮的信誉。以武汉大学为标志的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真切诠释了“信义行天下,爱国又爱家”的宁波帮精髓,展现了近现代宁波帮人前赴后继的“教育兴邦”中国梦。历史上,出身贫寒、早年饱受失学之苦的宁波人,从商致富后,几乎无一例外地致力于教育事业。如19世纪末,以叶澄衷为代表的宁波帮人士在上海、宁波等地办学,担当了清末教育新政的先锋;20世纪上半叶,有秦润卿创办的普迪学校、吴锦堂创办的锦堂学校等;新中国成立后,尤其在改革开放后,以包玉刚、邵逸夫、赵安中等人为代表的宁波帮,从希望工程,到建楼筑馆,再到建设一流大学,为“科教兴国”竭尽全力。另一方面,人物本身饱含震撼人心的戏剧元素,尤其是沈祝三双目失明后仍然矢志不渝的精神,“其兴也勃焉,其败也忽焉”的命运,而他事业的衰落主要源于时局的艰险和对信义的坚守,让人扼腕叹息。
 
  甬剧尝试“大题材”探求发展之路
 
  甬剧起源于清乾隆年间的滩簧曲艺,在清末民国跟随着宁波商帮的脚步来到上海,在海派文化氛围中,面对其他文艺样式的竞争和观众更高的审美需求,它以开放的姿态,不断学习、吸收、创新、突破,发展成为完整的戏曲样式。新中国成立后,甬剧在变革中脱胎换骨,以《半把剪刀》、《天要落雨娘要嫁》、《双玉蝉》“三大悲剧”享誉全国,其成果经宁波甬剧团继承发展,把甬剧事业推向新的高峰。2000年以来,宁波甬剧团在地方政府支持下,先后推出《典妻》、《风雨祠堂》、《宁波大哥》和《安娣》等精品剧作,并聘请全国顶尖的导演、编剧、音乐家、舞美设计师等参与制作,使甬剧艺术水准获得整体性提升。
 
  但在题材选择上,作为起源于民间曲艺的甬剧,一直注重表现平民阶层甚至社会底层,主题多涉及家庭生活、道德伦理,而对重大历史题材以及宏大精神的开掘极少,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甬剧艺术表现能力上的与时俱进,限制了甬剧的传播范围。如何让小剧种在追求“更好听更好看”的艺术发展上,升华为艺术表现力强、具备现代气息、都市情味大格局的现代剧种,一直是宁波甬剧人追求的梦想。
 
  对于甬剧《筑梦》将一代建筑商沈祝三搬上舞台,甬剧领军人物、梅花奖得主王锦文认为,是贴合剧种本身特长的。首先是年代契合,甬剧最擅长表现清装、民国与现代戏,沈祝三的故事背景正是民国年间。其次是地域契合,沈祝三的言语、作风以及思维等,无不带有宁波人的特点,用原汁原味的地方剧甬剧来表现宁波帮商人的故事,贴合人物本身。这部戏题材厚重,反映了中西文化碰撞的恢宏磅礴的时代背景,融汇了人生理想、从商之道与民族情感等深层内涵,表现了基于救国梦想的爱情、亲情、主仆情,乃至对手情等情感,丰富了甬剧的表现内容,富有深意。
 
  本剧从开始策划到最终完成历时5年,由国家一级编剧,也是宁波本土编剧王晓菁和空政创作中心著名编剧王俭历时一年创作,并由著名导演陈薪伊执导,于2013年12月28日开排,历经数月紧张排演,最终于2014年2月28日呈现在广大观众面前。
 
  “真听真看真感受”:《筑梦》的艺术新探索
 
  陈薪伊以“真听、真看、真感受”概括本剧在甬剧艺术表演上的新探索。陈薪伊被原型人物的事迹所感动才接下这部戏的邀约。她认为,剧主人公为了自己的教育理想,一诺千金,完成武大的建造,这种精神非常符合她“戏剧宗教”的理念。陈薪伊说:“我把我的理想灌注到了这个人身上,去表达一种人格的选择。”
 
  因为理想化的虚构,人物从历史的神台走向审美的舞台,成为一个血肉丰富、意蕴深邃的艺术形象。剧作以鲜明的前后对比来构建史诗般的剧场效应:一开始,沈三江置于意气风发的时代,金碧辉煌的豪宅、大型西洋舞会、满座的高朋;到后来,为完成梦想,穷尽家财,最终双目失明,一无所有地回到宁波老家。在六幕戏中,沈三江遭遇迭出的矛盾,从表面上看是与林昀杰的竞争,两人既是生意上的对手,也是感情上的敌手,构成戏剧事业与情感两条线索;但在根本上,沈三江的矛盾是物与我、理想与现实、情感与理智的内心矛盾,是怀抱家国情怀的宁波帮人与动荡复杂社会环境的斡旋与坚守。
 
  陈薪伊非常欣赏青年演员郑健的表演,认为这个外表瘦小的典型江南人,与其刚强的个性形成了巨大反差,使人物的张力表现得更为惊心动魄。
 
  “真听、真看、真感受”,一方面是强调演员的表演,要求演员的每个眼神、动作,每句台词以符合生活逻辑的表演自然出戏;另一方面强调包括音乐、舞美、服装在内的各种戏剧元素的融合。如舞台设计上,第一幕以恢宏壮丽的欧式宫殿式建筑来显现人物的意气风发、志在必得;第四幕中用巨大倾斜的罗马式柱子、昏黄的江景,显现人物内心对宏伟梦想的执着追求,又暗示时局的动荡与艰险,以及人物内心的纠结与挣扎;最后一幕与序幕相呼应,又一次出现江南马头墙,虽然此时沈三江已一无所有,但情境所表现的人生况味,让人久久不能释怀。再如服装设计上,前半场的沈三江一身西装,给人干练、洋派、积极进取的感觉;而后半场穿着长衫,回归中式,给人一种含蓄内敛的感觉,从视觉上强化人物性格的转化。
 
  “真听、真看、真感受”,同时也是要求演员从戏曲本身过于程式化的动作跳脱出来,体现自然的表演风格。从整体表演来看,“真听、真看、真感受”使甬剧生活性强的特点变得更为突出。另一方面,因为题材变革,势必要对甬剧的传统表现手法做适当调整。如为表现英雄人物激昂情感的需要,融入西洋音乐配器、恢宏的舞美制作团队,成为必然。在沈三江出场中,《筑梦》选用了英国作曲家埃尔加写的《威风堂堂进行曲》,以这首军乐曲鼓点的强劲,配合沈三江的动作,表现主人公虽面临窘境仍威风堂堂的气势和人格特质。甬剧改变了“小腔小调”,但本体的甬剧元素仍然是鲜明而生动的。比如在唱腔设计上,甬剧最擅长叙事中抒情的基本调,仍然有出色的发挥。同时,还有演员贴着人物走,灵活处理唱腔,既表现“真感受”,又增强了甬剧的艺术表现力。这些突破使剧作气象活泼,呈现出传统甬剧所没有的审美境界。
 
  “筑梦”:从舞台形象到心灵意象
 
  《筑梦》的故事简单,但人物形象深入人心。戏剧界专家和普通观众普遍认为这是一部有品相、有内涵、有价值、有意义的正能量作品。宁波帮研究专家王耀成认为,这是一出好戏,核心人物少而精,不仅突出了沈三江这个主角,其他人物也各有千秋。浙江省戏剧家协会秘书长谢丽泓认为,《筑梦》塑造的沈三江形象血肉丰满,他的许多台词激昂人心。众多当地企业家观看演出后感慨万千,一名宁海的民营企业家说:“像沈三江那样坚韧不拔的企业家,真正称得上高风亮节,用自己的心血,化为对社会的爱心行动更是难能可贵。”
 
  一出戏的成功与否,关键在于人物能否在舞台上站立起来。《筑梦》所塑造的人物形象之所以让人感动流泪,是因为对人物英雄精神的艺术开掘。陈薪伊说:“像沈三江这种守信、坚韧的态度正是现代人缺少的,我毕生的愿望就是创作一部优秀的、能够代表中华文化的作品,通过我的思考和创作传递给观众……《筑梦》不仅要给宁波观众看,还要给全国的观众看。”
 
  除了沈三江,作品中还有一群有梦的人,一群“筑梦”的人。姚梦欣有教育之梦,因为这个梦与沈三江惺惺相惜,没有姚梦欣的支持,沈三江也难以坚毅地实现自己的大爱之作;林昀杰最终为沈三江所感动,决心为完成沈三江的品质之梦再次拼搏;沈阿根始终不离不弃,虽然面对混乱局面曾有过以次充好,强渡难关的想法,最终还是理解了沈三江的抉择。由此,以沈三江为核心的4个人物,构成了一个有层次、有分别、旋律跌宕的篇章,成为一部人性至善的高歌。
 
  由《筑梦》我们发现,甬剧正尝试着这样一条路:在保持浓郁地域文化特色和鲜明剧种个性的基础上,巧妙地传递出时代神韵,善于运用当代审美手段,尤其是推出新的舞台形象,征服观众。《筑梦》的形象塑造,既是自觉地表现人生,同时也通过对人性的挖掘、探索和剖析,回答了现代人反复思索、为之困惑的问题:人应当完成怎样的担当?沈三江等人身上的刚健有为、敢于牺牲的“大我”精神、“筑梦”精神,无疑是时代最为需要的正能量。
    相关热词搜索:甬剧 大厦

上一篇:戏剧保护是一个文化战略
下一篇:请记住沈三江这个名字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