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坛漫话 > 正文

黄渤首登话剧舞台:《活着》就要玩个痛快
2012-08-16 14:43:31   来源:新浪娱乐   点击:

刚开始进组,孟京辉就找来好多那个年代的资料,告诉你人物的大体样子,请了专家,给大家讲那个时代,为什么吃树皮之类的。我自己也会琢磨福贵的感觉,这部小说不是说一个人备受摧残跟命运斗争,而是他处于这样一个汹涌澎湃的命运中,如何跟这个命运相伴。


 黄渤 
 
  离演出还有一个月,《活着》的票就卖光了——余华加孟京辉再加黄渤、袁泉,号召力果然非同凡响。排练场里,黄渤这个颇具喜感的“福贵”一会儿躺着念词儿,一会儿蹦起三丈高,孟京辉还是如往常地在旁边喊着“牛逼”。问黄渤,票售罄了压力大不大?他大摇其头笑道:就是认认真真地玩一把,玩个痛快。
 
  TO:怎么想着排话剧了,为什么选择和孟京辉合作?
 
  拍电视电影都是往外吐,就是想换换脑子,到舞台吸收和学习。孟京辉的先锋戏剧我看过,他不是那种有主观意识判断的导演,会让你敞开了玩儿,天马行空的。我觉得在孟京辉这儿没有什么是一定或者不一定的。
 
  TO:当初新闻发布会上,孟京辉说了四个方案,其中一个要把演员放在坑里独白,用土一点点埋了……现在你们排的是第几个方案?
 
  四百个!这戏完全按照写实主义去排,不会好看,福贵的一生像是流水账一样,再大的苦难都隐下去压下去了,可戏就是要把东西排演出来给人看,这就会产生矛盾。所以还是得找书之外的表现手法。
 
  TO:目前你们找到什么表现手法了?
 
  戏曲的方式,或者多媒体,或者演员大量的独白,甚至摇滚,其实都还不一定。可能今儿想到这里,觉得不错,走过去回过头再看觉得不好,又换一个。排练的过程其实就已经很有实验性了。
 
  TO:孟京辉的口头禅有一句是牛逼,跟你说过吗?
 
  总说,有一处排福贵原来的管家来看他,在他田头拉了一泡屎。我说这段怎么演,也不能在舞台上拉屎啊!他听了当即就决定,就在舞台上拉屎,这个牛逼。你想啊,一个老头儿回来,什么家当都没有了,就只有说这点肥水不外流,拉到你家田头,已经是倾其所有了。这感情就出来了。
 
  TO:你比之前瘦了,是不是被孟京辉“折磨”的?
 
  在锻炼身体,一个是因为福贵可能会一直在台上下不了台,所以需要体力。另外,福贵这个人物毕竟是过苦日子的,挺着个肚子也不合适,所以我这段日子在减肥。
 
  TO:福贵在群众心里其实很有知名度,不仅是书的读者无数,电影电视剧也都演过了。你会担心自己站在台上,和观众心中的福贵相去甚远吗?
 
  不担心,我觉得这个人物就是我这样的,不是像不像的问题,而是“是不是”,登上台我就是福贵。而且我从来不给自己定过高的要求,这就是一个有趣的事儿,去锻炼和学习就够了。
 
  TO:为了演好这个人物,做了什么功课没有?
 
  刚开始进组,孟京辉就找来好多那个年代的资料,告诉你人物的大体样子,请了专家,给大家讲那个时代,为什么吃树皮之类的。我自己也会琢磨福贵的感觉,这部小说不是说一个人备受摧残跟命运斗争,而是他处于这样一个汹涌澎湃的命运中,如何跟这个命运相伴。我觉得这个人物本身也没有那么明确的走向或者目标,就是客观地慢慢地累积的,到最后是一个出口。
 
  TO:那这戏没有特别大的矛盾冲突,会不会担心观众看着累?
 
  一些小的矛盾点会扩大,把张力做大。比如他跟他老丈人那一场,他找个妓女背着他去给老丈人请安,让他更严重一些。去打仗,那就打得更惨一点,高兴的地方就更高兴,总之还是会在海浪里翻出一点浪花。还是舞台上看吧,最后的呈现肯定会特别有意思。(刘思瑶)
    相关热词搜索:黄渤 话剧 舞台

上一篇:话剧剧本《挂警灯的茅草屋》创作历程
下一篇:劳埃德·韦伯与歌剧的距离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